• 《欧洲梦?中国梦》系列之三:我的梦想是生活幸福

  • 发布日期:2021-01-11 03:4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图文/光明日报驻布鲁塞尔记者 刘军

受访者:阿什哈福(餐厅侍者,摩洛哥裔比利时人)

40多岁的阿什哈福?比杜在布鲁塞尔一家中国公司经营的五星酒店餐厅工作。他身材不高,眼镜片后面是一双聪明的大眼睛,面上总是带着微笑。他好说好动,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,总能在顾客最需要的时候出现。他喜欢开玩笑,餐厅里只要有他就有热闹的气氛。阿什哈福长得圆滚滚,像只大熊猫,不知是哪个中国人给他起了个名字“福来德”,倒是非常贴切。

长期与中国人打交道,福来德除了中文日常问候语外,他还会熟练地说“你很美”“我爱你”“么么哒”。

阿什哈福?比杜:从哪儿说起呢?我爸爸的爸爸(西方人常用“爸爸的爸爸”指爷爷,“妈妈的妈妈指姥姥”,“妈妈的姐姐”指姨,“爸爸的哥哥”指叔叔等表述形式??作者注)的村子在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边境附近。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爆发后,他参加了武装组织抵抗法国人,被法国人关进了监狱。出狱后,他建议儿子(就是我爸爸)到欧洲去讨生活。那时的摩洛哥非常贫穷,没有就业机会,而欧洲正处于二战后的繁荣发展阶段,没有现在的移民浪潮和恐怖袭击什么的。就这样,我爸爸来到比利时当工人。当然,带着我妈妈一起来的。我不知道我爷爷那时候头脑里是否有“欧洲梦”,但我相信,他希望下一代在欧洲能生活得更好些。

我们全家都生活在这里,家庭关系和睦。我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,我们都是在比利时出生的。小时候,我在比利时没有感觉到种族歧视什么的。我上的是当地基督教学校,十字架上基督的像就挂在教室后面的墙上,但我并没有因此而成为基督徒,也没有人强迫我成为基督徒。小朋友们在一起玩耍,没有种族、宗教和肤色的区别。可以说,当时欧洲人对外国人的歧视是另一种方式的。例如,按照正常的规律,上完小学、中学后,可以选报大学。但我小学毕业后,学校老师建议家长让我上技校,学门手艺养家糊口。我不知道学校是否建议别的外国人这样做,反正我是这样的。我上了一所“普通中学”,部分课程是学习如何为社会服务。我后来就成了餐厅和酒店的服务生。我个人没有什么好抱怨的。我觉得,一个男人要成家立业,要给孩子树立好榜样。我问心无愧。